你當前的位置:首頁>組織機構>內設機構>研究室>工作活動專題>全國工商聯智庫>全聯智庫研究

全國工商聯智庫研究第2期·民營企業經營風險與金融風險傳導機理分析

發布日期:2019-07-31            信息來源:研究室            【打印】       分享到: 


彩票复式计算器 www.teqmk.com

  摘要在經過了多年高速發展后,近年來我國民營企業的經營環境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經營風險大幅上升。經濟增速放緩使企業競爭壓力和經營風險空前增加,企業增長動能轉換以及向價值鏈中高端攀升使民營企業的經營風險大幅增加。要高度重視民營實體企業、民營房地產、民營金融、金融科技和互聯網金融等四大重點領域的經營風險。

  從傳導機理看,民營實體企業經營不善導致銀行壞賬上升;民營房地產企業高杠桿經營導致房地產周期下行時金融風險從地產企業蔓延至金融部門;民營金融控股公司治理不善導致風險外溢;民營金融科技與互聯網金融公司易遭遇技術性攻擊,及其監管相對高頻創新較為滯后,是當前民營經濟經營風險向金融部門風險傳導的重要因素。

 

  近年來,中央高度重視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工作,將其作為三大攻堅戰之首。其中,防范化解民營企業的經營風險,也是我國防范化解金融風險工作中的重要組成部分。本報告旨在追本溯源,研究民營企業經營風險與金融風險之間的傳導機理,為防范化解民營企業金融風險提供學理基礎。

  一、民營企業發展進入經營風險升高階段

  民營企業在我國國民經濟中有突出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在經過了多年高速發展后,近年來我國民營企業的經營環境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經營風險大幅增加。一是經濟增速放緩使企業競爭壓力和經營風險空前增加。隨著持續30多年的高速增長階段結束,冶金、建材、化工、煤炭、汽車、家電、房地產等諸多傳統產業已到達生命周期的成熟期,市場空間達到階段性或永久性行業峰值,產能過剩更加突出,企業之間競爭更加激烈,曾經的不少優質企業可能會在經濟降速和激烈的市場競爭中被淘汰。二是企業增長動力轉換以及向價值鏈中高端攀升使民營企業的經營風險大幅增加。企業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增長,意味著增長動力的轉換,意味著必須要加大研發創新投入,向價值鏈中高端攀升。這一過程存在產出結果高度不確定、長期資金占用、知識產權使用和訴訟等風險;同時,還可能會直接面對國外跨國企業的競爭或“封堵”。

  具體而言,要高度重視民營實體企業、民營房地產、民營金融、金融科技和互聯網金融等四大重點領域的經營風險。

  第一,民營實體企業被融資“卡脖子”。我國民營實體企業體量巨大,融資需求巨大,其生產經營、轉型升級、發展壯大等對融資有很高的依存度。但另一方面,民營企業在社會整體融資規模中的占比卻存在比較大的波動。2013年以來,全國貸款余額在民營企業中的配置開始發生大幅變化,民營企業貸款余額占比持續下滑,從2013年的50.4%下降到2016年的35.8%(圖1),又進一步下滑至2018年11月的25%。民營經濟的融資需求和融資供給之間存在巨大缺口,嚴重供不應求。

  注: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2018年11月披露,當年民營企業貸款只占25%。2018年末,銀行業各項貸款余額140.6萬億元。缺少2017年民營企業貸款余額數據。

  數據來源:根據《中國民營經濟發展報告(2016-2017)》和中國人民銀行披露數據測算。

 

  第二,民營房地產業金融風險要高度警惕。房地產是實體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與金融業有高度相關性。2018年,我國房地產業增加值約5.98萬億元,約占全國GDP的6.65%,但與之直接相關的貸款余額卻占全國的27%左右,其中民營企業是投資主力。從國際經驗看,無論日本經濟長期停滯還是美國次貸?;?,都與房地產領域的問題直接相關。目前我國房地產資產價格仍然在高位波動運行,蘊藏著較大金融風險。一旦資產價格的關鍵支撐因素發生重大變化,如去杠桿方法節奏失當,政策調控時機或對象有誤,部分大型房地產企業出現經營?;?,等等,都有可能觸發房地產行業進入下行周期,引發系統性金融風險。某種意義上說,房地產的金融風險不是“黑天鵝”,而是“灰犀?!?。

  第三,民營金融機構的金融風險不容忽視。目前全國民營資本控制的各類金融機構約200家左右,包括銀行、證券、信托、保險、基金、租賃、消費金融、小額貸款等,資產總額約占全國的10%,A股上市企業中,民營企業數量占比約為60%,民營金融機構是金融系統、資本市場、民間金融的重要或主要參與者,在直接、間接融資中占有重要地位。許多大中型民營企業都已經成為準金融控股集團,它們在近十多年間“野蠻生長”,部分機構存在虛假注資、財務造假、隱匿架構、逃避監管、資產轉移、頻繁高杠桿并購等情況或問題,其潛藏的金融風險不容忽視。另外,民營企業在非正規金融的資金供給和需求等方面都扮演著重要角色。如果出現核心企業資金鏈斷裂,也容易發生連環破產、集資群眾大規模上訪等風險。

  第四,金融科技和互聯網金融領域的風險要高度關注。目前我國的金融科技和互聯網金融企業基本全部是民營企業??梢運?,民營企業是金融科技和互聯網金融的主要參與者和活力來源,但也隱藏著一些金融風險。以P2P網絡貸款為例,2017年底,我國P2P平臺數量達到5970家,其中問題平臺數量高達4039家。P2P紛紛爆雷,不少投資者和民營企業在這一輪互聯網金融“泡沫”中損失慘重。

  二、民營企業經營風險與金融風險的傳導機理分析

 ?。ㄒ唬┟裼堤迤笠檔慕鶉詵縵沾?/p>

  如果企業部門的經營風險顯著上升,資產負債率過高,其經營效益出現大幅下滑(盈利能力降低,利潤減少),現金流會隨之緊張,償債能力(向銀行支付利息)隨之下降,很可能產生更多貸款違約,必然影響銀行部門的資產質量和利潤。同時,如果企業部門資金回收變慢,其資金積壓嚴重,那么企業部門就會需要大量的現金流應付日常支出,那么銀行部門的流動性風險就會上升(圖2)。在特別嚴重的情況下,如大面積的企業倒閉破產,還可能導致單個或多個銀行破產,在金融系統脆弱性、傳染性作用下,進而可能形成系統性金融風險。

 ?。ǘ┟裼康夭笠檔慕鶉詵縵沾?/p>

  房地產業的高杠桿特征體現在兩端:一是在需求端,居民借貸購房會使用杠桿資金。二是在供給端,房地產開發企業經營時會使用債務杠桿。僅就房地產企業來說,從土地拍賣、房屋開發到房屋銷售的全過程中,都高度依賴金融機構的融資支持。因此在所有行業中,房地產業的資產負債率僅次于金融業,位居第二高。

  拉斯?特威德在《逃不開的經濟周期》中認為,房地產周期是經濟周期之母,每一次完整的房地產周期會持續18年(參見圖3)。在房地產上升周期,支撐因素的基本面持續向好,居民的購房需求持續增加,與開發商的房屋投資、金融機構的融資(以及中央銀行的貨幣政策)形成正向反饋效應,房地產價格整體性上升,上漲預期則進一步刺激了居民購房需求,形成彌漫全社會的財富效應。在中國房地產市場的擴張周期中,人口及購房人口凈增長、土地財政體制和地方政府的政績導向也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房地產業所影響的前后端產業鏈條很長,包括建筑、建材、家電、家裝、公用設施等,在房地產擴張周期帶動下,其相關產業也隨之進入擴張周期。大量的民間投資(民營企業)在此過程中不斷進入房地產及相關行業,杠桿率也不斷提高。

  “蕭條的唯一原因就是繁榮?!狽康夭鄹窨燜偕險塹耐?,金融風險也快速累積。一旦支撐房地產市場繁榮的主要支撐因素發生改變,那么房地產市場即進入下行周期,土地拍賣市場、租賃市場、建筑材料等的上漲趨勢都會發生逆轉,處于核心的房地產價格也在保持一段時間的高位徘徊之后難以支撐,瞬間崩盤。如果這一過程中沒有做好風險釋放,那么最后的結果可能就是觸動系統性金融風險,引發經濟或金融動蕩。

 ?。ㄈ┟裼鶉誑毓曬鏡慕鶉詵縵沾?/p>

  金融業是受到嚴格監管的行業。我國在上世紀90年代施行了金融分業經營監管制度,但進入21世紀后,隨著國有企業、民營企業紛紛進入金融業,傳統大型國有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等也紛紛獲取多個金融牌照,金融分業經營的格局事實上已經打破,大量金融控股或準金融控股、產融結合型企業隨之誕生。但是,金融監管層面對這類企業的監管并沒有及時跟上。因此在一段時間內,我國金融控股公司“野蠻生長”,暴露出諸多金融風險的隱患。

  總體看,民營金融控股公司的金融風險傳遞路徑是“內部風險積累?風險外溢”。首先是民營金融控股公司的內部公司治理。這是風險的根源。許多民營企業家并不熟悉金融業務,主要受到金融業的高盈利性而進入的,他們根據過往的成功經驗,天然地以為既然可以經營好實業,也可以經營好金融業。但實際上,許多民營金控企業的股東、實際控制人和高管人員缺乏金融管理知識、風險管控能力及合規經營理念,很容易產生內部人控制、關聯交易,在金融監管跟不上的情況下,將所控股金融機構作為“提款機”套取巨額資金,向實際控制人或最終受益人進行利益輸送。其次,在外部條件發生變化時,民營金融控股公司的內部風險會發生外溢。由于金融業具有高杠桿、脆弱性特征,如果引發擠兌、拋售等群體性行為,單個或多個民營金融控股公司的風險外溢很容易在資本市場、同業市場等產生“羊群效應”,引發行業性、區域性甚至系統性金融風險。

  從風險傳導路徑看,可以分為串聯式和并聯式風險傳導兩種(如圖4)。串聯式是從一個金融機構逐個傳導到其他金融機構,傳到時間可能較長;并聯式是從一個金融機構同時傳導給多個金融機構,具有瞬時性或爆發性特點。事實上金融風險傳導往往可能有混合式(串聯并聯并存)的。

  在2018年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嚴厲批評了金融控股集團存在的問題:“少數野蠻生長的金融控股集團存在著較大風險,抽逃資本、循環注資、虛假注資以及通過不正當的關聯交易進行利益輸送等問題比較突出,帶來跨機構、跨市場、跨業態的傳染風險?!?019年3月2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加強非金融企業投資金融機構監管的指導意見》,原則上要求同一投資人作為主要股東(持股5%以上或不足5%但有重大影響)參股商業銀行的數量不得超過2家,或控股數量不得超過1家。這意味我國將加強對金控集團特別是民營金融控股公司的全面監管。

 ?。ㄋ模┙鶉誑萍己突チ鶉詰慕鶉詵縵沾?/p>

  第一,金融科技和互聯網金融高度依賴信息技術(ICT),有受到技術性攻擊的風險?;チ托畔⒓際跏貝揪痛嬖諭綰圖際豕セ韉目贍芐?。在互聯網金融和金融科技應用機構,如果一些信息技術被破譯或受到黑客攻擊,那么相關機構可能陷入癱瘓,用戶信息數據可能外泄。鏈接金融機構的薄弱環節被網絡攻擊的可能性很高。

  第二,金融科技和互聯網金融具有高頻創新性,相對則產生金融監管滯后性,二者的時間差是風險缺口?;チ鶉諍徒鶉誑萍甲蓯譴蔥略誶?、監管在后。金融創新從誕生到成長、成熟的過程時間很短,金融監管因為難以獲取其信用數據,因而有明顯的滯后(圖5),等到金融監管逐漸跟上時,金融創新已經接近成熟;由于新的金融工具競爭少、監管少,因而往往擁有高利潤,因此金融創新活動層出不窮。同時,互聯網金融擁有脆弱性,單個項目的違約或跑路可能產生集體性恐慌效應,引發擠兌行為,從而在短時間內從單一風險源快速傳播,引發更大的金融風險和社會風險。

(本文系全國工商聯智庫委托團體委員單位中國民生銀行研究院研究成果。)

  新聞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