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的位置:首頁>黨的關懷>省級政策

江蘇檢察機關公布《關于充分發揮檢察機關職能作用依法服務保障民營企業健康發展的意見》

發布日期:2019-08-06            信息來源:江蘇檢察網            【打印】       分享到: 


彩票复式计算器 www.teqmk.com

  為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落實好中央和省委、最高檢關于依法保障和促進民營企業發展的部署要求,為我省民營企業發展提供更好法治環境,結合江蘇檢察工作實際,提出如下意見。

  一、正確把握“四個精準”,充分認清服務保障民營企業發展的檢察責任

  1.提升政治站位。支持民營企業發展是黨中央始終堅持的大政方針,習近平總書記突出強調“兩個毫不動搖”和“三個沒有改變”,充分表明黨中央堅定支持民營企業發展的鮮明態度。最高檢明確提出各級檢察機關要以實實在在的法律監督行動,為民營經濟發展貢獻檢察力量。省委婁勤儉書記要求把民營企業作為平等的市場主體,著力營造好市場環境、營商環境、政策環境和法治環境。全省各級院要充分認清形勢,切實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中央和省委、最高檢部署上來,牢固樹立平等?;?、依法規范、強化服務的新理念,立足檢察職能為民營企業發展提供更優法治環境。

  2.著力把握四個“精準”。一是精準服務民營企業法治需求,堅持以企業需要為導向,有針對性地開展靶向服務,不得搞“大水漫灌”而又不切實際的服務舉措。二是精準把握罪與非罪界限,堅守法治思維,依法區分企業正常生產經營與違法犯罪界限,不得隨意擴大打擊面影響企業發展。三是精準改進辦案方式方法,堅持謙抑辦案理念,保障民營企業家人身和財產安全不受非法司法行為侵犯,不得隨意使用刑事強制措施。四是精準維護企業家合法權益,依法嚴懲侵害民營企業犯罪,嚴格審查涉及民營企業犯罪案件,不得對民營企業從業人員采用差異化的執法司法標準。

  二、堅持以企業需求為導向,提升服務民營企業的針對性和實效性

  3.問需于民營企業,靶向提供檢察服務。聚焦轄區內民營企業法律?;ば棖?,通過舉行企業家座談會、問卷調查、上門走訪等多種形式,傾聽民營企業對于檢察工作、檢察辦案方式、企業法律服務等方面的意見、建議,按照民營企業實際需求制定服務舉措,明確檢察服務保障工作的方向和重點。

  4.及時提供法律咨詢,設身處地為民營企業解決實際問題。發揮檢察機關法律專業優勢,結合辦案及時回應民營企業法律咨詢,提出明確答復意見。對于民營企業咨詢的共性法律問題和個案中帶有普遍性、傾向性的法律問題,及時開展調查研究,形成法律服務指南手冊。依托檢察媒體資源,利用“12309”檢察民生服務熱線、門戶網站、“兩微一端”等多種途徑,在線接受咨詢、受理意見、及時反饋。

  5.嚴格執行“誰執法、誰普法”要求,結合涉企案例開展釋法說理。適時發布侵犯民營企業及從業人員合法權益的違法犯罪典型案例,以案釋法、以案析理,提示民營企業運營過程中的法律風險點,提高其運用法律?;ず戲ㄈㄒ嫻哪芰?。加強對民營企業的法律宣傳教育,探索運用公開送達法律文書、舉辦法制宣講課等方式,講解法律知識和維權途徑,增強民營企業及其職工的法治意識。

  6.精準制發檢察建議,促進企業治理完善。結合案件辦理,對民營企業在內部管理方面存在的問題和漏洞,及時提出檢察建議,幫助企業建章立制、堵塞漏洞。就金融、知識產權、逃廢債等領域的公共管理問題,加強類案研究,向黨委和政府相關職能部門提交風險研判報告,促進出臺服務民營企業發展的政策制度。

  三、依法區分罪與非罪界限,保障民營企業正常經濟活動

  7.嚴格區分民營企業正常經濟活動與經濟犯罪界限。注重認識與了解民營企業正常生產經營活動特點與規律,區分好經濟糾紛與經濟犯罪、個人犯罪與企業違規、不正之風與違法犯罪之間的界限,對無確實充分證據證明構成犯罪的,一律不得作為刑事案件處理。對罪與非罪難以區分的案件,要從有利于促進企業生存發展、有利于保障員工生計、有利于維護社會穩定出發,按照疑罪從無的原則依法妥善處理。對以行政違法為構罪要件,但法律政策規定不明、罪與非罪爭議較大的案件,要主動聽取有關行業主管、監管機構的意見,依法審慎處理。

  8.嚴格把握涉企經濟犯罪認定原則。嚴格對照法律法規和司法解釋,對沒有明文禁止的生產、經營、融資等經濟活動,一律不得作為犯罪批捕起訴;對民營企業依據法律、行政法規參與國有企業重組改制產生的民事糾紛,不應當以犯罪處理。綜合評價涉案行為的實質社會危害性,重點審查是否造成公私財產較大損失、是否嚴重擾亂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是否造成較大社會負面影響等方面的事實和證據。準確判斷行為人的主觀惡性,綜合考量涉案資金的來源、用途、去向和行為人歸還能力等情節。嚴格把握入罪標準,對形式上符合刑法罪名規定,但實質上沒有社會危害性,或者危害性不大,可依據行政法規處罰,或可依照合同尋求法律救濟的,不能機械套用刑法分則條文,輕易批捕起訴;對雖有財產損失,但系企業經營活動正常風險因素導致,不能簡單認定為刑事犯罪。

  9.嚴格依法認定涉企經濟犯罪。對涉民營企業常見犯罪,要嚴格證據審查,綜合考量全部涉案事實,嚴格依法認定。

 ?。?)關于涉騙型經濟行為。認定騙取貸款罪,要嚴格審查行為手段,區分好貸款申請行為、申請資料瑕疵與蓄意編造事實隱瞞真相、欺騙獲取貸款的界限;嚴格審查資金用途,區分好因情勢變更改變貸款用途與自始編造貸款用途的界限;嚴格審查損害后果,對提供了足額擔保,金融機構貸款資金沒有損失風險,案發前貸款已全部歸還或當事人已尋求民事訴訟救濟的,不宜作為犯罪批捕起訴。認定合同詐騙罪、貸款詐騙罪,要嚴格審查行為動機,區分好合同客觀履行不能與惡意利用合同進行詐騙的行為界限;嚴格審查主觀故意,重點圍繞款物來源、用途、去向、歸還能力等事實,綜合判斷行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嚴格審查涉案資金數額,對行為人騙取款項在立案前歸還被害人的,已歸還部分,不計入詐騙數額。

 ?。?)關于非法集資行為。嚴格對照法律法規和司法解釋,把握準非法集資“非法性”的認定,區分好民營企業在經營活動中的不當融資與非法集資犯罪之間的界限,對虛擬經濟、創新金融等法律法規規定內容不明或爭議較大的案件,要及時向上級檢察機關匯報請示;嚴格審查行為性質,從集資規模、集資宣傳、集資對象、資金用途等多方面綜合分析,對有真實合法資金需求,如實公布集資信息,集資規模不大,集資款主要用于生產經營及相關活動,未造成嚴重社會負面影響的案件,一般不宜作為犯罪批捕起訴;嚴格審查行為人主觀故意,對因資金周轉一時陷入困境僅為躲債、回避矛盾等暫時躲避的,不能一概認定行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嚴格審查危害結果,對行為人有還款意愿和行為表示,能夠及時清退集資款項,情節輕微的,可不作為犯罪批捕起訴。

 ?。?)關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行為。嚴格審查虛開發票動機,僅為虛增單位業績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不構成犯罪;嚴格審查主觀故意和行為后果,對雖然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但主觀上沒有騙取抵扣稅款故意,客觀上未造成國家增值稅款損失的,不宜以犯罪批捕起訴;嚴格審查行為情節,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數額不大,能及時全額補繳稅款,認罪認罰的,可依法不起訴。

 ?。?)關于非法經營行為。嚴格對照法律法規和司法解釋,準確認定行為的“非法性”,對法律、法規和司法解釋沒有明確禁止的民營企業經營行為,不得認為“違反國家規定”,不得以非法經營罪追究刑事責任;嚴格法律適用,慎用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四項“其他嚴重擾亂市場秩序的非法經營行為”的兜底條款,對于法律和司法解釋沒有明確規定,認定非法經營行為存在分歧的,應當作為法律適用問題向最高檢請示。

 ?。?)關于挪用資金行為。嚴格審查行為動機,區分好為企業生產經營違規使用資金與利用企業資金謀取個人利益;嚴格審查行為情節,綜合考慮挪用手段、挪用原因、挪用時間、資金規模、資金用途等,對為了企業資金使用方便而違規通過個人賬戶進行資金轉賬或者資金周轉路徑指向企業,因其他因素導致資金滯留個人賬戶的,不宜認定為挪用;嚴格審查損害后果,對短暫挪用資金用于周轉,案發前全部歸還,情節輕微的,可不作為犯罪批捕起訴。

 ?。?)關于企業人員賄賂行為。嚴格審查行為性質,區分好企業為開展正常經營活動而給付“回扣”“好處費”與行賄犯罪的界限;嚴格審查行為情節,對因被勒索給予國家工作人員以財物,沒有獲得不正當利益的,不宜作為行賄犯罪批捕起訴;嚴格審查社會危害性,從行為目的、涉案金額、行為次數、時間、對象、謀利性質及用途等方面綜合分析判斷,對情節較輕、積極主動配合有關機關調查的,或對辦理受賄案件起關鍵作用的,或因國家工作人員不作為而不得已行賄的,要依法從寬處理。

  10.嚴格執行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準確認定“認罪”“認?!?,對承認指控的主要犯罪事實,僅對個別細節提出異議的,或者對犯罪事實沒有異議,僅對罪名認定提出異議的,應仍視為“認罪”;對同意量刑建議并簽署具結書,對檢察機關建議判處的刑罰種類、幅度及刑罰執行方式沒有異議的,可認定為“認?!?。充分體現“從快”“從寬”,對于符合速裁程序和簡易程序條件的涉民營企業案件,依法從速從寬辦理。

  四、改進辦案方式,保障民營企業家合法權益

  11.依法慎重適用人身強制措施。嚴格把握批準逮捕條件,依法認真審查行為人是否具有社會危險性,結合犯罪性質、情節、認罪認罰等進行綜合判斷。對民營企業投資者、經營管理者和關鍵崗位人員涉嫌犯罪的,凡是認罪認罰,且采取取保候審不致發生社會危險性,應當作出不批準逮捕的決定;擬作批準逮捕決定的,應向上一級檢察院匯報。

  12.依法慎重適用財產強制措施。依法慎重查封、扣押、凍結和處置民營企業涉案財物,對正在投入生產運營或者正在用于科技創新、產品研發的設備、資金和技術資料等,能夠采取非強制性措施即可保障訴訟順利進行的,原則上不查封、不扣押、不凍結。嚴格區分違法所得與合法財產,嚴格區分企業法人財產與股東個人財產,嚴格區分行為人個人財產與家庭成員財產,不得超權限、超范圍、超數額、超時限查封、扣押、凍結涉案財產。

  13.依法慎重把握起訴標準。綜合考量行為人行為表現、危害后果、全案量刑情節等,判斷行為人是否必須追究刑事責任或判處刑罰。對沒有犯罪事實,或具有刑事訴訟法第十六條規定的情形之一,或具有其他免予追究刑事責任情形的,應當作出不起訴決定。對犯罪情節輕微,依照刑法規定不需要判處刑?;蛘咼獬譚5?,可以作出不起訴決定,防止“入罪即訴”“一訴了之”。對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經過補充偵查,仍然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的,應當作出不起訴決定,堅決防止“帶病起訴”。

  14.依法保障涉案民營企業人員訴訟權利。主動聽取涉案單位、人員及其辯護律師的意見,必要時廣泛征求監管機構、行業協會、企業員工等多方意見,保證涉案民營企業及從業人員充分表達訴求,有效行使訴訟權利。對已經在押的民營企業從業人員,加強羈押必要性審查,對不需要繼續羈押的,及時建議辦案機關變更強制措施。對確有必要且條件許可的,要保障相關人員在羈押期間能夠依法行使企業經營、資產處置等權利。

  五、依法監督糾正侵害民營企業的違法行為, 為民營企業發展保駕護航

  15.嚴厲打擊破壞民營企業營商環境的犯罪。深入推進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依法嚴懲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和惡勢力犯罪團伙以暴力、脅迫等方式向民營企業收取“?;し選?,欺行霸市、強買強賣、插手民營經濟發展的犯罪活動,依法嚴懲由經濟糾紛引發的暴力討債、綁架、非法拘禁等危害民營經濟投資者、管理者和從業人員人身安全、財產安全的犯罪活動,營造有利于民營企業發展的健康環境。

  16.嚴厲打擊侵犯民營企業產權的犯罪。認真落實中央和省委、最高檢關于依法?;げǖ牟渴鷚?,增強產權?;ひ饈?,依法懲治金融詐騙、侵犯知識產權、擾亂市場秩序等破壞市場經濟秩序犯罪和盜竊、哄搶民營企業財物的侵財犯罪,注重追贓挽損,努力?;ず妹裼笠檔母骼嗖?。

  17.嚴厲打擊妨礙民營企業公平競爭的犯罪。依法嚴懲國家工作人員利用市場準入、市場監管、稅收征管、貸款補貼審批等職務便利,以權謀私、索賄受賄、濫用職權的職務犯罪,保障企業的經營自主權和公平競爭權,維護民營經濟健康發展的良好外部環境。

  18.強化對刑事不當司法行為的監督。加大涉民營經濟犯罪案件偵查活動的監督力度,對偵查機關應受案而不受案、應立案而不立案的,及時監督立案;對以刑事手段介入經濟糾紛、選擇性執法或者利用立案實施報復陷害、敲詐勒索或謀取其他非法利益等違法立案情形的,及時監督撤銷案件;對濫用刑事拘留等強制措施,違反法定程序或者超標的、超范圍查封、扣押、凍結財產,或者非法處置被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立即開展調查核實,及時糾正違法;對刑訊逼供、非法取證的,依法監督糾正,堅決排除非法證據,并嚴肅追究相關人員責任。對刑事不當司法行為的監督要持續跟進,確保監督實效。

  19.強化涉企民事行政案件的監督。依法受理、審查涉民營企業經濟糾紛案件以及與刑事案件相牽連的產權?;ぐ訃晁?,加強對民事行政訴訟和執行活動的監督。發揮公益訴訟職能,對侵害民營企業合法權益,且損害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的案件,依法提起民事或行政公益訴訟。充分運用訴前督改程序,督促負有監管職責的行政機關自我糾正不作為、慢作為、亂作為。

  20.堅決糾正涉企冤假錯案。依法保障涉案企業、人員申訴權,規范受理涉民營企業及從業人員的民事行政訴訟監督、刑事申訴、控告舉報、國家賠償案件,及時審查分流,依法規范辦理。堅持有錯必究,對檢察機關錯捕、錯訴案件,及時啟動糾錯程序;對法院判決錯誤或明顯不當案件,依法通過抗訴、檢察建議等方式監督糾正,依法維護民營企業合法權益。

  新聞鏈接: